點標簽看更多好帖

暴風雨來時,我正好愛上她

[復制鏈接] 0
回復
3845
查看
您當前位置:人生感悟 返回列表
沙發
跳轉到指定樓層
慧慧夢你 發表于 2015-10-29 19:0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那次他偶然搭乘一位朋友的車從奧斯汀返回休斯敦。他們之前并不熟悉,只是在一些聚會上見過面,他對她甚至沒什么特別的印象。出發后半個小時,就遇上了暴風雨。他們正朝著閃電的方向行駛,閃電也朝著他們這個方向來,他們在彼此靠近。

雨從天空中傾瀉下來,被風裹著肆意抽打車子和路面。高速公路變成了一條河,絞纏著電光和巨大的雷聲,而他們還置身河底。她減慢了速度,但在這么一個到處白茫茫一片的河谷底下,無論怎么減速也讓人覺得車子正在以危險的速度沖向一個不明之處。他因為讓一個女人應付這種局面而不安,但又無計可施。她似乎在對付暴雨的空暇中還注意到了這一點,安慰他說:“遇到這種情況,誰開都危險,我還不放心你開呢,男的總喜歡開快車。”他笑了,說:“我還算是個理性的人。”“理性。”她莫名其妙地重復道,似乎她不相信,而后她也笑了,但很快恢復了那種因過于專注而顯得嚴肅的神情。

他本來以為風暴短時間內就會過去,可大雨沒有要停的樣子,雷電還在變本加厲,他現在真的覺得外面的一切都不美了。他按照她的指示打開了衛星定位,搜索附近的休息站出口,后來他們極其緩慢地換到右道上,遵循著機器里那位女士的指引,到了距離最近的加油站。她把車開到停車場里地勢較高的地方,停下來。發動機熄滅的一剎那,有種奇特的安靜降臨,接著剩下雨聲,嘩然而單純。

在這突然而來的停滯中,他們都感到有點別扭。他們并不很熟,現在被關在一個狹小、封閉的空間里,因為暴風雨而和外界隔絕,坐得很近,又似乎無事可干。她這時向上伸展了一下雙臂,說剛才一直緊張,現在才覺得胳膊酸疼,很疲倦。他提議她坐在那兒睡一會兒,她怪他說他在這兒,她怎么能睡覺呢。于是,他們開始聊天。一開始拘謹地找著話題,后來談話卻自然而然地靈活起來,越來越流暢、美妙,似乎他們向著彼此關閉的一扇門敞開了,端著的那個姿勢松懈了,話語和話語之間找到了默契,不斷牽引出新的興致。

他很奇怪為什么之前并沒有注意到這位朋友,也從未覺得她多漂亮。他現在覺得她好,不是簡單的漂亮,而是她的神情和姿態里有那么一種韻致,吸引了他。尤其當他興致勃勃東扯西拉地說話的時候,她稍微偏著頭,一會兒看著他,一會兒又看著外面,似乎聽得相當專注,又有一絲心不在焉。她說的話并沒有什么獨特之處,但她說話時有點闊的嘴唇上浮著淺笑,嘴角挑起,有一點嘲諷的神氣,卻那么溫柔。她輕易地接過他的話題,講到在一個聚會上,一個名聲不太好的女人穿著超級低腰的褲子,上身衣服也很暴露,后背差不多只有兩條帶子。對她們這些女的來說,這個女人穿得十分低俗,很不得體,給人的印象就是一身明晃晃的白……(她把肉這個字眼硬生生地咽下去)但是那些男人呢,不管是結了婚的還是沒有結婚的,不管是大家眼里的正人君子還是好色鬼,眼都不由自主地黏在她背后,就像牽了一根線,尤其當她因為拿什么東西彎腰的時候。說到這兒,她朗聲笑了,說,不管怎么樣,得客觀地承認,男人在某些方面就像動物。他聽了臉上微微發燒,與其說是這種對他性別的嘲弄讓他不好意思,不如說他意識到自己正想入非非。

后來,不知道為什么,他扯到了他養過的一條狗,他很概括而又恰到好處地精細描述了它丟了之后他如何到處去找它的情景。他并沒有添油加醋,他的確和這條狗有著深厚的感情。他講完了以后,她看著他,眼神充滿撫慰,好像他變成了一條可憐的小狗。

他們相互對視的時間變長了,他發現長久地看進一個女人的眼睛是一件美妙的事,盡管有時候他們會半途而廢,低下頭或把目光轉到別的地方去。他們各自說起一些小時候的趣事,其實他講的一半是真實,一半是杜撰。人在追憶那些模糊的往事時不可避免地會杜撰,以填滿那些缺失的細節,給平庸的蒼白涂上鮮艷的顏色,但他講得很投入,仿佛他至今仍能感同身受。他講到死亡,講有一天放學回家時聽到媽媽的哭聲—姥姥去世了。他那天進家前剛好在樓角看見半道彩虹,后來他相信它就是姥姥離開時經過的橋,把她帶到另一邊去了。半道彩虹搭成的橋—這是他對死亡最初的印象。這一部分,他沒有杜撰,但這么多年他倒沒有對任何人提起,害怕別人會覺得怪異,或是嘲笑他幼稚。他竟會全然地信任她,唯獨告訴了她。然后,他有點后悔,注意她臉上的表情,他發現她的眼神變得沉靜,厚嘴唇上的笑也沒有了,只剩下一派天真的同情。他們沉默了一會兒,她突然伸過手,輕輕蓋在他的手上,聲音低柔地說:“不要太難過。”他其實并沒有難過,那件事過去太久了,他只是講一個印象,但因為這博得了她的同情,他突然想到他形單影只、缺乏女人照料的生活,心頭一熱,覺得委屈起來。

很自然地,他們談到婚姻和家庭。在他看來,“安穩”這個詞比幸福恰當,他倒認為一個人獨處幸福更有保證,兩個人則說不清楚了。她打量了他一會兒,有點狐疑地看著他,他馬上宣稱他是喜歡女人的。她笑了,接著沉吟一會兒,說他剛才說得也對,兩個人的話,幸福與否,更難把握。但她堅持說在婚姻方面,男人比女人受益,婚姻總是讓他們更健康,事業上也發展得更好,但是女人通常要犧牲更多,老得很快,事業也分心了……他說他同意,她微微一笑,把頭靠在窗戶上,臉上明媚的神情突然消失了,有點兒疲憊,又有點兒憂愁。窗戶的另一邊就是濕淋淋的雨水,他猜玻璃很冰冷、潮濕。

這時候,她輕輕撫過他的那只手早已經離開他,擱在他旁邊的椅子邊緣,在藍色絨面布罩的上面,顯得白而豐滿,修剪齊整的指甲閃著珠光。他心里想著怎么再把它握在手里,想著如何安慰這個倦怠不安的女人,如何從她那里得到溫柔……她在他心里喚起了一種模糊卻強烈的憐愛情緒,大概當一種漠然甚至高傲的東西突然軟化,就會在人心里喚起這種情緒。這情緒讓他也不安,甚至有點暴躁,火星在他心里燃開,他被一股陰郁的情欲抓住了,它陰郁而暴烈。突然之間,他滿腦子想入非非,無法集中精力聽她說話,他聽到了,卻抓不住那些音符的意思。她正有點悲哀地說到婚姻讓人困乏的地方,說婚姻是個困境,是誰也沒辦法走出的困境,因為一旦兩個人結婚久了,不管以前多愛對方,那種愛都不存在了,它可能變成某種更深的親情,或者像人們說的左手和右手的血肉相連,總之以前那種愛不存在了,相互之間的吸引不存在了……

她這時意識到他正望著她,仿佛被嚇了一跳,神情異樣地把臉轉向窗外。他握住她的一只手,他心里仍畏縮著,那只發燙的手微微發抖。他熱烈而迫切地攥著她的手,感覺著它的溫度和形狀,想到一只溫熱的鳥兒,心里充滿了柔情。她低聲命令他:“快放開!”但他沒有放開,因為他察覺到她并沒有惱怒,也不討厭他。他變得蠻不講理,反而把她的手拉近,開始親吻它。他感覺和她很親,感到這個溫柔的游戲令他心曠神怡,一切出乎意料又仿佛自然而然。她看起來有些羞赧,身子往后掙著,那只因掙扎而微微充血的手在他面前握成一個可笑的小拳頭。他看著她,越發覺得她美,她身上有什么東西深深吸引他,也許是一種暖意,讓他想和她親近。

剛才的一幕沒讓她覺得羞,她剛說:“我不是那種……”就被他拉了過去,他吻了她,他們姿勢窘迫地擁抱著,因為該死的檔位橫在他們中間……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車里頭亮了。她的身體自然而然地離開了,她微笑著把仍然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輕輕推開。她做得那么自然,以至于他雖然感到失落,卻沒覺得受了什么傷害。

他們交換了座位。車子重新駛上高速公路,路面、天空在水中泛著微光,德州平原上鋪展著一片片低矮、開滿野花的土崗,有時候有一條河,有時候有一帶綿延的美麗叢林,還有沼澤、農場白色的木頭房子。他希望她和他一起欣賞這景致,但她睡著了。他微笑著想到,她不再因為他在場而不愿睡覺了……

——摘自《一瞬的光線、色彩和陰影》(暴風雨之后)


每一次你都以為這是你的最愛,再不會愛了,后來,你又愛了,每一次都如此真摯。

連續2屆獲新加坡國家金筆獎,4次上榜中國年度小說排行榜10大短篇小說,實力女作家張惠雯首部都市愛情小說集:初戀時分的純摯之愛、有緣無分的曖昧之情、觸動心懷的忘年之戀、毫無預兆的偶然邂逅……張惠雯將不同境遇下的愛,各種婉轉情思,展現得淋漓盡致。

如果你受過情的傷,張惠雯一定會是你安全的暖床密友。

張惠雯《一瞬的光線、色彩和陰影》比張小嫻、桐華作品更好看的愛情小說,這是一部尊重讀者智商與生活經驗的愛情小說集。

酒香也怕巷子深,插一下廣告,還請諒解。本書各大網店已上市。

當當: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76512.html
亞馬遜: http://dwz.cn/26kZdB
京東:http://item.jd.com/11771100.html
天貓:http://dwz.cn/26l5y5
回復

使用道具 推薦此帖

使用高級回帖 (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城市盾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在ag赢了几十万又输了